秦宣太后:不羁的烈马

时间:2014-01-05 责任编辑:网站原创 点击:
这个女人简直可谓不羁的烈马!她就是大名鼎鼎的秦宣太后——
  
  太后称谓,始见于她。宋代高承《事物纪原》(卷一)云:“《史记·秦本纪》曰:昭王母芈氏,号宣太后 。王母于是始以为称。故范睢说秦王有独闻太后之语。其后赵孝成王新立,亦有太后用事之说。是太后之号,自秦昭王始也。汉袭秦故号,皇帝故亦尊母曰皇太后也。”宁静饰演的宣太后
  
  太后专权,也自她始。宋代陈师道《后山集》(卷二二)云:“母后临政,自秦宣太后始也。”她以太后身份统治秦国长达三十六年之久,而且大大发展了国力,“东益地,弱诸侯,尝称帝于天下,天下皆西向稽首”(《史记·穰侯列传》)。
  
  芈姓乃楚国的国姓。可想而知,她是当时楚王的姐妹之一。秦国后宫分八级:皇后、夫人、美人、良人、八子、七子、长使、少使。这位芈八子在老公秦惠文王在世的时候,地位并不高,也谈不上多么得宠。至于她连生下三个儿子,那也很有可能是“无意插柳柳成荫”。当然,更大的可能是她确实还是比较得老公喜欢的(以她的性格,这种可能更大),所以招得惠文王嫡妻秦惠文后醋劲大发,千方百计要收拾芈八子,以至于老公一死,秦惠文后就和继位的儿子秦武王合谋,将芈八子的宝贝儿子嬴稷送到燕国去当了人质。眼看这母子俩的人生将要黯淡收场,事情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前途一片光明。
  
  关键问题出在继位的秦武王身上。秦武王生性好武,以武功多得军中威望,但是他也死于这一喜好。秦武王在位第四年,与孟说(力士)举鼎绝膑而死。
  
  秦武王无子,国人迎为质于燕的芈八子之子稷(则)而立之,是为秦昭王(一作秦昭襄王)。芈八子被尊为太后,史称宣太后(号)。秦昭王年少,宣太后主政,以楚人魏冉(宣太后异父长弟)为将军,以樗里疾为相,控制了秦国军政大权。魏冉的将军之职,为秦置将军之始,也算是宣太后的一个创举。不过,这时的政局是动荡不安的,秦武王诸弟争立,武王母(惠文后)、武王后及大臣拥立公子壮(武王弟)即位,称“季君”,与宣太后、魏冉对抗,内乱三年不止。秦昭王二年 (公元前三零五年),宣太后、魏冉尽诛公子壮、惠文后、昭王异母兄弟及大臣,逐武王后(魏女)回魏,“季君之乱”遂平。宣太后封同父弟戎为华阳君,封子显为高陵君、悝为泾阳君,形成党亲专政的格局,威震天下。秦国原来重用客卿制的传统被打破,这也是宣太后独具胆识之处,以其强有力的政治手腕,维护了国家统治的稳定。
  
  历史记载了宣太后的政绩,同样也记载了她的风流韵事——
  
  据《类聚》记载,魏冉被封侯于穰这个地方,所以称穰侯。穰侯举荐白起担任将军,为秦国打败了韩、魏、楚三国,攻取了魏国在黄河南边的属地,获得大大小小共六十余座城市。穰侯因此而专权独断,出入宫庭,与宣太后幽会。魏冉权倾一时,飞扬跋扈,以致国人只知道有穰侯,而不知道有秦王。由此可见,所谓的爱情具有自私和利他的双重品质。
  
  不过,宣太后找情人很有原则:利国利家利己利民。她看前来朝贡义渠王年轻力壮,桀骜不驯,竟把色迷迷的目光投注在自己身上。秦惠文王在世时,义渠就已归附秦国,但因继位的秦昭王年幼无能,义渠虎视眈眈地注视着秦国,甚至明目张胆地侵扰边民,蚕食边土。出于无奈,宣太后宽衣解带,主动献媚。义渠王毫不客气地翻身上马,屁颠屁颠地耀武扬威,以为霸占她的阴道就能霸占秦国。宣太后心知肚明,日夜下套义渠王。只要义渠王稍微心不在焉,宣太后就红杏出墙,招蜂惹蝶,令其心无旁骛。不料,宣太后奉承义渠王三十年,直到秦国势力已经强大,直到义渠王无精打采,然后就在温柔乡中突然发难,杀掉已经被她浪费的义渠王,并且立刻派兵灭掉了戎狄。据说,和义渠王一同死掉的还有她和义渠王所生的两个儿子。(参见《汉书·匈奴传》)因此,秦昭王从不干涉宣太后找情人,宣太后就像脱缰的烈马随心所欲地寻欢作乐。
  
  宣太后最让世人瞠目的,并不是她杀情夫夺地盘的事情,而是她论政风格之自由奔放的程度。楚国不顾国际法,悍然出兵,进攻韩国雍氏,围城五个多月,韩国派遣尚靳出使秦国,希望秦国组建志愿军,雄赳赳气昂昂,跨过崤山,打击楚国侵略者。秦宣太后亲切地接见了尚靳。会谈中,尚靳表示:“秦韩两国是友好邻邦,两国人民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楚帝国主义,进攻韩国的目的,是为了颠覆新兴的秦国,为了瓦解我刚刚诞生的封建主义阵营。秦国不能坐视不管。”宣太后对尚靳的发言表示赞赏,同时表示,秦国的国策部门,将会郑重考虑韩国的意见,尽快提上议事日程。宣太后在发言的最后,一针见血地指出:“想当年,先王搞我的时候,他把大腿压我身上,我就累得不行;他把整个身子压在我身上时,我却不觉得沉重,这是为什么呢?因为这样比较舒服。秦国出于人权考虑,也会帮助韩国抗击楚国这个邪恶轴心,但我国目前景气不好,兵不足,粮不多,解救韩国的军费开支,很成问题。如果我国全力以赴,每一支箭,就是几十两银子,打仗,就是拼经济。请转达贵国国王,出兵是可以的,但至少,先要给点什么,让我国舒服舒服。”宣太后同时通过尚靳向韩国国王表达了亲切的问候,并邀请韩国国王在他认为适当的时候访问秦国(参见《战国策韩策二·楚围雍氏五月章》)。两千年后,清朝大文豪王士桢批点宣太后:“此等淫亵语,出于妇人之口,入于使者之耳,载于国史之笔,皆大奇!”(《池北偶谈》)其实,秦国那时也被视作蛮族之邦,根本没有中原文明的种种计较,又因为这样的一种不计较,负累少,才能吞了六国,车同轨、书同文,顺利实现政治、文化和经济的统一。
  
  宣太后曾有过许多的情夫,而最后一位也是最出名的是一位名叫魏丑夫的大臣。她喜爱魏丑夫,常常以共商国是为幌子,宣其入宫,以尽鱼水之欢。宣太后病重将死时传出命令:“为我下葬时,一定要魏丑夫殉葬。”魏丑夫闻讯十分恐惧。大臣庸芮帮助魏丑夫向宣太后进言:“人死了以后还有知觉吗?”宣太后回答:“没有知觉了。”庸芮进一步说:“如果人死后无知,那么您岂不是白白牺牲了心上人的性命?假如人死后有知,那么先王(秦惠文王)这几十年来,在地底下怒火已经积得够多的了,太后您去了阴间,补过还来不及,哪还有机会跟魏丑夫做爱?万一让先大王发现了这个小白脸,岂不是更要惹出大麻烦来?先大王可更是要大打出手啦!”宣太后一想,确有道理,于是应道:“你说得很有道理,就照你说的办。” (参见《战国策·秦策》)这才打消了把魏丑夫带去黄泉的主意,转而考虑自己身后的安全问题。
  
  秦昭王四十二年(公元前二六五年)十月,宣太后终于去找秦惠文王了。至于秦惠文王是不是为宣太后给他戴了四十几年的绿帽子而大打出手,那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即使他有这个心,恐怕也斗不过曾经沧海的芈八子了。宣太后下葬在芷阳。据说,秦昭王孝心可嘉,竟然造了大批兵马俑陪葬宣太后——秦昭王是不是考虑到父王可能要跟母后吵架,特意给她安排的帮手?有这一批“兵马”帮衬着,秦惠文王定然鞭长莫及这不羁的烈马了。 【作者:周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