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港堂:台儿庄战役敢死队长

时间:2014-04-03 责任编辑:网站原创 点击:
王港堂,台儿庄之战中的敢死队队长,一位立下了赫赫战功的中国军人。本文记述了他在台儿庄之战中的英勇表现,让曾经尘封的历史又重新展现在了世人的面前。
  
  王港堂,祖籍河南,黄埔军校武汉分校毕业。1938年随所在孙连仲第二集团军调往台儿庄,参加对日作战。在战争最惨烈的关头,他无所畏惧,带领57名敢死队员夜袭敌阵地,浴血奋战,夺回阵地,最后与12名队员生还!然而,因种种原因,他的这段感天地惊鬼神的历史却不为世人所知……
  
  大战在即
  
  1938年,中国的抗日战争面临着极其严峻的局势。
  
  “卢沟桥事变”后,平津沦陷,太原、张家口失守。在南方,上海和宁、沪、杭三角洲全部落入倭寇之手。1937年12月7日,日军攻占南京,制造了骇人听闻的大屠杀。这之后,日军分兵两路,直扑徐州,企图打通津浦线,使南北日军联手。而台儿庄恰位于徐州东北大运河北岸,是徐州的门户,战略地位十分重要。
  
  为此,中国最高统帅部决定:在台儿庄展开会战,阻击日军西进。这次会议的指挥官是李宗仁,由白崇禧协助。李、白均为广西名将,李宗仁知人善任,指挥果断;白崇禧多谋善断,有“小诸葛”之誉。
  
  进攻台儿庄之敌,是板垣、矶谷两个师团。这两支部队装备精良,是日军精锐。官兵气焰嚣张,扬言要在台儿庄会师,恨不得一举踏平台儿庄。
  
  而中国应战军队,大多是晋绥、淞沪战场撤下来的疲惫之师,装备极差。然而就在这种极为不利的情势下,身为山东省主席的韩复榘,拥兵8万之众,竟一枪不发就放弃了济南,致使泰安、曲阜失守,徐州危急!
  
  形势危如累卵。李宗仁急调孙连仲的第二集团军(辖两个军,但有一定战斗力的仅三个师)从河南乘火车赶赴台儿庄增援。王港堂当时为二十七师一五八团三营七连连长。部队进入阵地后,担任正面防守任务。
  
  王港堂虽是下级军官,但上过两次军校,又有十多年作战经验,深得师长黄樵松喜爱。随着战幕拉开,王港堂已经弄清了指挥部的意图:死守台儿庄,大量消灭敌人,赢得会战胜利,但是,要以区区三个师2万人,抵挡装备精良、携有飞机大炮的板垣、矶谷师团近4万劲敌,形势异常险恶!
  
  此时,日军急于攻占台儿庄,大搞心理战。敌军广播不停地播送:“日军已攻占台儿庄外围,台儿庄指日可下……”等谎言,妄图涣散我军心!
  
  李宗仁当即通知孙连仲,晓以大义,严令死守。孙连仲回答:“第二集团军牺牲殆尽不足惜,连仲亦一死而已!”并立马对池峰城师长下令:“士兵打完了,你就填进去,你填进去了,我就填进去。敢退河者,杀无赦!”
  
  惨烈血战
  
  台儿庄系一千户大镇,街巷复杂,城墙俨然。几经争夺,城墙炸豁,敌我阵地不但犬牙交错,而且一股日军已袭入庄内,致使担任正面防守的池峰城师腹背受敌,情况万分危急。
  
  池师长一面调整部署,一面向右翼黄樵松师求援。黄师长命一五八团副营长时尚彬率七、八两个连进庄救援,铲除袭入庄内之敌。
  
  本应七连先上,可七连尚在开饭。时副营长就命令八连先上,刚一进庄,就遭遇日军的机枪埋伏。轻重机关枪从不同角度,“嗒嗒,嗒嗒!”一阵疯狂扫射,不到半个钟头,八连百多号战士几乎全部牺牲!
  
  此时,王港堂率七连赶到,时副营长声泪俱下,说:“王连长,八连完了,太惨了!你们要给八连报仇!”
  
  军情急似火,敌寇恶如魔。王港堂顾不上悲伤,脑子高速运转寻找对策。他吸取了教训,命令士兵排成一字长蛇阵,人与人间隔5步向南迂回,绕了一个大圈子,经我军控制的南门进入庄内。
  
  时值中午,太阳火辣辣地毒。火药味、血腥气扑面而来,让人透不过气。四周枪炮声震耳欲聋,头顶炮弹呼啸而过,脚边尸体叠加堵塞街巷。王港堂只觉胸口嗵嗵直跳,血往上涌,他咬咬牙,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心里升腾起一种前所未有的悲壮感。经验告诫他:蛮干只能白白送死,只有镇定、果敢才能保全自己,消灭敌人!在他指挥下,战士们一个一个相机前进,竟无一伤亡便进入本应由两个连队防守的台儿庄西北角阵地。
  
  七连是背向城墙内侧,面向庄内布防,主要任务是铲除袭入庄内的一股日军。刚弄清情况,庄外的日军两个联队,就以10余辆坦克为先导,猛攻台儿庄西北角。庄内日寇立时躁动,妄图里应外合,再次撕开缺口。
  
  守城指挥官王冠五命令王港堂连阻止庄内之敌,勿使内应得逞。王港堂集中全连10多挺轻重机枪,配置在有利位置,敌人嗷嗷叫着冲上来,10多挺轻重机枪同时开火,弹雨交织,一片火网;嗒嗒嗒一阵狂风扫过,鬼子倒下一大片,没死的龟缩于四周,躲在残墙后,拐角里打冷枪,近距离杀伤我方战士。王港堂立即组织战士,分散包抄,各自选准目标,消灭敌人。一时间,手榴弹你来我往,爆炸声此起彼伏!
  
  战士们完全忘记了危险和死亡。九班长杨绍宽见敌人扔过来的手榴弹尚未冒烟,飞身拾起扔回去,连续回敬敌人13枚手榴弹。这等功夫,身手快更须胆子大!王港堂的传令兵见一枚飞过来的手榴弹,在“兹兹”冒烟,捡已来不及,竟一脚踩住,轰隆一声,腿被炸飞,却保护了跟前的战友。大家从血泊里把他抬起来,男子汉们个个头上青筋暴胀,泪水夺眶!
  
  “杀——”王港堂抓住时机,大吼一声,率先跃出矮墙,战士们紧随其后扑向鬼子:一百多条好汉,杀声震天;一百多条枪连打带捅,敌人丢下几十具尸体,逃进附近的文昌庙里去了。
  
  此时庄外阵地,却已危在旦夕。日军用飞机大炮摧毁了我方阵地,坦克掩护着步兵气势汹汹扑过来!
  
  二十七师副师长康法如亲上火线,组织兵力,准备反击。王港堂命一排监视文昌庙之敌,率二、三排随康副师长行动。我庄外西北角阵地守军见救兵赶到,士气大振,跳出战壕,从坦克之间冲过去,刺刀捅、大刀砍,杀得鬼子抱头鼠窜!
  
  鬼子坦克急忙改变方向,左冲右碾,一时间竟活活轧死我军战士数十人。杀红了眼的战士,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王港堂手下一班长,身挂十余枚手榴弹,爬上坦克,轰然一声,人车俱毁。战士们纷纷效仿,连续炸毁坦克七、八辆!好一个活人炸坦克,哪想生和死?只有一个有我无敌的信念,坚如铁、硬似钢!
  
  有一辆坦克趁混乱直奔城墙,发动机轰轰怒吼着,想从炸豁的缺口突进去。守城机枪连长池峰俊(师长池峰城之弟)急令一班长从城头跃下,揭开炮塔盖,将一束手榴弹塞了进去,人急忙跳下就地一滚,轰隆一声闷响,坦克瘫了。
  
  敌人的进攻终于被打败,我军阵地欢声雷动。对面之敌,竟被镇慑,10多分钟,不发一枪,真乃血战奇观,大解心头之恨。多年以后,每忆及此,王港堂仍嗟叹不已!
  
  夜袭敌阵
  
  战斗胜利后,王港堂仔细查看了阵地四周的情况。他发现自己阵地后面不远,就是守城指挥部,深感责任重大。他把战士安排成三线:第一线,充分利用庄内石屋石墙与敌人对垒;二线隐蔽其后,随时准备接应;三线作为后备,抓紧休息,补充弹药,定时轮换。并让三里外的炊事班长尽量搞好伙食,让战士们吃好吃饱。
  
  情况十分险恶,每天大小战斗10多次。往往敌我仅一墙之隔,互相凿洞射击;距离近,死角大,彼此伤亡严重。进庄4天4夜,七连毙敌200余人,而自己也仅存57人!
  
  这天清晨,王港堂和副连长张天才到前沿查看阵地,猛然觉得寂静的阵地外沿,地下有什么响动,趴在地上听听,发觉是挖土声。不好!敌人在挖掘地道,妄图从地下穿过我军阵地,打个出其不意!
  
  正巧,守城指挥部王冠五来前沿传达嘉奖令。王冠五紧紧握住王港堂的手说:“感谢你们坚守阵地4天4夜!”王港堂顾不上说别的,立即向王冠五报告敌情,建议指挥部调配迫击炮炸塌地道,再组织机枪扫射,全歼偷袭之敌。这一招果然奏效,敌人的阴谋败露,死伤惨重,日军指挥官慌忙下令撤退。
  
  但到这天下午,情况突变。日军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再次突破西北角阵地,情况十万火急!
  
  军情一层层报上去,命令一级级传下来:已无一兵一卒可派,只有子弹和银元;着令王港堂连,白天严防死守,夜晚夺回阵地!
  
  王港堂比谁都清楚,谁也指望不上了。只有拼死杀敌,别无出路!他把仅存的班、排长叫到一起,提出组织敢死队,夜袭敌阵!班、排长们全都是有种的好汉,齐声说:“王连长,我们听你的!”
  
  王港堂去找王冠五请战,指挥部的军官们大为感动。王冠五双手握住他的手说:“好兄弟,祝你好运!”
  
  黄昏时分,王冠五组织炮火,猛轰突入台儿庄西北角阵地的日军,并命令两翼策应。王港堂把57人编成6个小组,每组配足手榴弹,并携云梯一架。傍晚,敢死队员饱餐之后,王港堂带领大家宣誓:“为国杀敌,不成功便成仁!”送行的人员无不热泪盈眶。宣誓完毕,人人脖围白毛巾,撤出阵地,绕行到西北角城墙外。各小组查看地形,选好架设云梯地点。
  
  我军炮火一停,6架云梯同时竖了起来。王港堂率先攀上城头,正在此时,一颗流弹飞来,只觉面部一麻,一个跟头摔了下来。他在脸上一摸,脸上没有窟窿,只有下巴破了一道口子。他顾不上包扎,重新攀上城头,组织战士们先向城下鬼子阵地狠狠地摔出百多个手榴弹。敌人万没想到会有敢死队从后面城墙爬上来,被炸得血肉横飞。此时,敢死队员端着刺刀,从城墙斜坡上冲下去,一阵猛打狠劈,消灭了大部敌人。接着沿战壕肃清残敌,鬼子凶顽万分,有的负隅顽抗打冷枪,有的挥舞军刀来拼命……战至天亮,阵地全部被夺回,被日军撕开的口子又被重新封上,但敢死队连同王港堂和班长杨绍宽及战士只存12人!
  
  英雄本色
  
  台儿庄大捷,举国欢腾。全国军民的抗战热情空前高涨。此时恰逢武汉保卫战准备时期,数十万民众涌上街头,鸣放鞭炮,彻夜游行,抗战的口号声和歌声如海洋的浪涛,一浪高过一浪!
  
  此时的王港堂才在师长黄樵松的关爱下,与战地服务团的河南籍姑娘刘先涛成了婚。
  
  到1949年,王港堂已是国民党三十军三十师少将副师长了,部队驻守成都西郊白云驿。是年他与师长谢锡昌率领所部7000余人起义,投入革命阵营。
  
  抗美援朝期间,他将自己仅有的3块金条和300个银元全部捐献出来,支援抗美援朝战争。他手捧捐献收条,竟和捧起台儿庄血战所得的奖章一样激动!
  
  1953年,他从西北人民革命大学毕业,被分配到陕西省汉中地区褒城县(1959年撤县并入汉中市)文化馆任副馆长。
  
  拿惯了枪杆子的手,咋拿笔杆子?但他从头学起,勤学苦练,文墨逐渐精进。不但能搞好馆务,还自己创作小剧本,并热情扶持业余作者,因此,深受人们敬爱。
  
  文化大革命中,他的国民党少将历史注定他要经受一番“触及灵魂”的“革命”。直到实事求是之风再度吹遍神州大地,王港堂的命运才得到真正的改观。他被选为汉中市政协委员,受到了理应得到的尊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