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痘术发明于哪个朝代?

时间:2014-12-18 责任编辑:网站原创 点击:
1979年10月26日,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在日内瓦郑重宣布:地球上最后一名天花患者在非洲国家索马里南部被完全治愈。与此同时,世界卫生组织还设立了1000美元的悬赏:凡是首先辨别出一例天花者,发给1000美元奖金。该组织隶属的天花证书全球委员会建议:各国边境可以取消检查种痘证书。从此,天花这一危害人类健康达数千年之久的瘟神,在地球上被消灭了。
  
  说到天花,人们很自然地会联想到幼年时在自己胳臂上留下的牛痘痘痕,和发明种牛痘术的英国民间医生琴纳(1749—1823年)。但是,人们对中国古代发明的种人痘术却知之甚少。实际上,当18世纪初,中国的种人痘术传到英国时,琴纳还是一个种人痘的医生。他正是在种人痘术的启发下,才发明了种牛痘的方法的。由此可见,中国古代人民发明人痘术,也在消灭天花的历史中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那么,种人痘术发明于中国历史上哪一个朝代呢?我国古代学者对此有着三种不同的看法。
  
  一、唐代说。清朝光绪十年(1884年)董玉山在《牛痘新书》中说:“考上世无种痘诸经,自唐开元间(713 —741 年),江南赵氏始传鼻苗种痘之法。”二、宋代说。清朝康熙五十二年(1713年),朱纯嘏在《痘疹定论》中说:“宋真宗时(998 —1022年)丞相王旦,生子俱苦于痘,后生子素,招集”诸医,探问方药。时有四川人请见陈说:“峨嵋山有神医能种痘,百不失一。……凡峨嵋山之东西南北,无不求其种痘,若神明保护,人皆称为神医,所种之痘称为神痘。若丞相必欲与公郎种痘,某当往峨嵋山敦请,亦不难矣。‘不逾月,神医到京,见王素摩其顶日:”此子可种。’即于次日种痘,至七日发热,后十二日,正痘已结痴矣。由是王旦喜极而厚谢焉。“此说以后广为《医宗金鉴》(成书于乾隆七年,即1742年)以及各种医书所引用。
  
  三、明代说,清朝雍正五年(1727年),俞茂鲲在《痘科金镜赋集解》中说:“又闻种痘法起于明朝隆庆年间(1567—1572年),宁国府太平县,姓氏失考,得之异人。丹传之家,由此蔓延天下,至今种花者,宁国人居多。“
  
  现代学者在中国古代种人痘术起源于何时这一问题上的争论,基本上也不超出以上三说的范围。曾时新在《杏林拾翠》一书中认为:据历史文献记载,天花早在东汉建武年间(25—56年)从西域传入中国,因此,我国古代人民对天花的防治工作很早就开始了。晋代着名医学家葛洪在《肘后方》中,对此就已经有所记载。到了唐代,江南赵氏始传鼻苗种痘之法。北宋时期峨嵋山神医为王旦之子王索种人痘获得成功,则是我国最早见于文字的第一例人痘接种人工免疫法病例。到了明代,人痘接种法己广泛应用,并日臻完善。
  
  蔡景峰在《中国医学史上的世界记录》一书中认为:最早的种痘术是在宋代应用的人痘接种术。同意蔡景峰观点的还有我国台湾学者刘伯骥和英国学者李约瑟。刘伯骥在《中国医学史》中写道:“古之医痘者,惟待其毒之既发而治之,种痘甩痘苗絮于鼻孔一法,原始于真宗时代。峨嵋山有神人,为宰相王旦之子种痘而愈,其法遂传于世,此为世界种痘之最早者。”李约瑟在《中国和免疫学的起源》一文(载《中医药学报》1983年第4 、5 期)中认为:传说第一次天花接种是在公元10世纪末(即宋真宗时代),由一个从四川云游而来的道家医生实施的。李约瑟经过调查研究,认为这个传说是可信的。
  
  但是也有些学者对以上两种看法表示不敢苟同。由甄志亚主编的《中国医学史》(全国中医学院教材)和贾得道所着《中国医学史略》认为:唐代说、宋代说,都缺乏其他有力的旁证,本身只是孤证而已,尚不足以确证我国在8 世纪或11世纪就已经发明了种人痘术。他们比较倾向于清代俞茂鲲的明代说,因为有许多同一时代的文献所谈到的种人痘的时间,与俞茂鲲所说大致相近,所以种人痘术起于明代是比较可信的。金树文在《我国人痘接种非始于宋的补证》一文(《中华医史杂志》1983年第4 期)中也持同一观点,并对宋代说予以全面否定。其理由有三:首先,《宋史。王旦传》载,王旦死时三子俱健在,并不像朱纯嘏所说“生子俱苦于痘”。《宋史。王素传》中亦无种痘的记载。其次,清朝康熙十一年修编的《峨嵋山志》记载了上至周烈王、下至清初的历代高僧、真人、仙隐的事迹和传说,独无神医种痘之事。另外,在峨嵋山历代保存的资料中也未查到此事。最后,《宋史。王素传》说:王素的长子王巩是苏东坡的好友。苏东坡与王素生活于同一年代,而且苏氏通晓医药,又是峨嵋山附近的人。苏氏对家乡的这件大事和朋友家的传奇,是不会漏记的,可见神医种痘之事是无事实根据的。总之。中国古代种人痘术究竟起于什么朝代,还是一个尚待我们去揭开的谜。(冯兆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