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拍马屁趣闻

时间:2015-06-15 责任编辑:网站原创 点击:
拍马屁,古代文雅的说法叫“谀”。民间有句俗话:“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在中国古代的封建社会,拍马屁更是司空见惯,马屁术成为一大奇观。
  
  梦谀
  
  唐朝的朱前疑上书武则天:“臣梦陛下寿满八百。”即刻官拜拾遗。再次上书:“梦陛下发白再玄,齿落更生。”升官驾部郎中。不久,第三次上书:“闻嵩山呼万岁!”武则天赐给他高官才佩带的“绯算袋”(《资治通鉴·唐纪二十二》)。
  
  屁谀
  
  有一天,严世蕃与客人对坐闲谈,世蕃不经意间放了一个屁。这客人以手拂鼻,问道:“这是哪来的一股怪香味?”世蕃明知对方是在恭维自己,却假装吃惊地说道:“哎呀,我听说出虚恭要是不臭,那就是说明病在肺腑之间了,我这不是要坏了吗?”这位客人听了浑身不自在,但是话已说出,无法收回了。过了一会儿,他又以手拂鼻说道:“倒是还真有那么点儿臭味。”世蕃大笑,遂将此事广为传播(《谷山笔尘》卷四)。
  
  粪谀
  
  北齐武成帝时,和士开由于受到皇帝的宠爱,掌握了朝廷大权,一时间大小官员竞相趋附。一些没有廉耻的士人,在士开面前奴颜婢膝,丑态百出。有一次士开患病,一位士人前去探望,正遇上医生给士开看病。医生说:“大王患伤寒极重,应服‘黄龙汤’(即陈年粪液)。”和士开面有难色。这位士人说:“此事甚易,大王不必迟疑,我先替大王尝尝。”说罢端起一碗“黄龙汤”一饮而尽。士开见有人先喝了,便也硬着头皮喝了下去,虽然不是滋味,后来出了一身汗,病居然好了(《北史·恩幸传》)。
  
  尿谀
  
  唐朝御史大夫魏元忠生病,僚属纷纷前去探望。郭弘霸等人们都出来后,最后一个进去,脸上带着忧戚的神色,要求看一下魏元忠的尿液,看了之后,还用手指沾了些放在嘴里尝了尝,尝后安慰魏说:“尿味要是甘甜,这病就不易好,如今味苦且臊,很快就会痊愈的。”人称“尝尿御史”(《新唐书·酷吏传》)。
  
  痔谀
  
  汉文帝生了恶疮,浓水臭不可闻,连太子都厌恶不前。大夫邓通反以为快,这是千载难逢犬马效劳之机。他忍住恶心呕吐,每日趴在大疮上吸吮臭浓数次。一连数日,文帝的恶疮居然好了。文帝对邓通感动不已,加官晋爵外,又赏蜀地,又恩准铸币,从此邓氏币流通天下,邓成了财过王者的暴富。
  
  吠谀
  
  南宋的韩侂胄掌握朝廷大权,工部侍郎赵师择百般巴结。一次韩在南国饮宴,经过园内的一处山庄,看到人工布置的竹篱茅舍,对赵说:“这里真是一派田园景象,就是缺点鸡鸣狗吠之声罢了。”过了一会儿,忽听草木丛中传来了“汪汪……”的几声狗吠,仔细一看,原来是赵师择蹲在那里学狗叫呢,逗得韩哈哈大笑不止。不久,赵升任工部尚书(《宋史·宗室传四》)。
  
  字谀
  
  武则天时,姚思廉为兵部侍郎。当时武则天正热衷于制造符瑞神话,以此来提高自己的权威。姚就把山川草木等自然之物的名称中带有“武”字的都搜集在一起,认为这是上应“国姓’,上报给武则天。武后看了很高兴,马上给他连升三级(《新唐书·姚思廉传》)。
  
  联谀
  
  明朝大臣袁炜向嘉靖皇帝进献一副对联,上联是:“洛水玄龟初献瑞,阴数九,阳数九,九九八十一数,数通乎道,道合元始天尊,一诚有感”;下联是:“歧山丹凤两呈祥,雄鸣六,雌鸣六,六六三十六声,声闻于天,天生嘉靖皇帝,万寿无疆”。皇帝看了大喜,给哀炜升官晋级(《明史·袁炜传》)。
  
  诗谀
  
  明初翰林学士解缙常以诗谀朱元璋。一天朱元璋对解缙说,昨天宫里出了喜事,你吟首诗吧。解一听知道皇帝得了儿子,于是开口吟道:“君王昨夜降金龙。”“金龙”二字显然是拍皇帝的马屁。谁知朱元璋又说,是个女孩。解马上改口道:“化作嫦娥下九重。”朱又说,生下来就死了。解来句:“料是人间留不住。”朱说,已把她扔到水里去了。解又吟:“翻身跳入水晶宫。”因为是龙种,男女活死都与凡人不同,马屁拍得真到家。一次,朱元璋和解缙一起钓鱼,朱元璋老半天钓不上来。解作诗道:“数尺丝纶落水中,金钩抛去永无踪。凡鱼不敢朝天子,万岁君王只钓龙。”朱听了得意洋洋,本来钓不上鱼之烦恼化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