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妓女身价最贱者仅值一文钱

时间:2012-09-06 责任编辑:网站原创 点击:

 

  以量化的身价论人,无论针对男女,总感觉不够尊重,就好比口语里那句表达轻视的话:“你才几斤几两?也不掂量掂量自己”,谁听了也不会开怀。但现实生活中,我们又无法回避身价,譬如文体明星常被爆出“身价多少”云云,未见当事者有不高兴的。这其中,固然存在身份地位的引申,最终还是量化在了“多少”的问题上。可见,地球上最尊贵的生命,是可以谈及价格的。
  
  关于古代女人的身价,历史上典故不少,文学作品里也有。周幽王千金买笑,褒姒的身价可真的不低,轻启朱唇,就值千金,花容月貌、冰肌玉骨,又该值多少钱?西汉李延年形容其妹子“倾国倾城”,这个身价更高,蓦然回首,城没了,再回首,国没了,若是再脱一下,整个地球都成她的了。还有那个陈圆圆,为了她,吴三桂冲冠一怒,不惜用整个大明江山和万世骂名去换。跟这些女子相比,《红楼梦》里撕几把扇子的小晴雯,简直如同草芥,不值一提。不能被量化的身价,赵炎暂且搁在一边不表,单晒晒那些曾被明码标价的古代女子。
  
  大约在春秋时,中国已出现人口(奴隶)的合法买卖,其中以女奴居多。有市场,就会有具体的价格。按体重估价倒还不至于,女子体轻,若按体重,岂非吃大亏?那怎么估价呢?按质(等级)论价,男奴隶体格健壮者价高,女奴隶姿色艺业出众者价高,反之,则卖不上好价钱。这个定价标准几乎恒久,直到晚清民国时期,亦未曾改变过。
  
  在《战国策》里载了一个“赔了美人又赔钱”的可笑故事,说韩国统治者为了与强秦改善外交,决定用票子贿赂秦国。但韩国很穷,拿不出多少钱,怎么办呢?于是韩国举办了一次国际性的美女“拍卖会”进行筹款。“美人之价贵,诸侯不能买,故秦买之三千金”。秦国花了“三千金”到底买回多少美女,我们不得而知,因此无法均价。但《史记·扁鹊仓公列传》记载的故事,却是挂了标价签的。济北王在市场上花了四百七十万(五铢钱),买回一个妾,取名叫竖。这位女子大概是史料明确记载的身价最昂贵的妾。
  
  古人的妾,除小部分是帝王赐予、朋友赠送或巧取豪夺外,其余大部分都是花钱买的,这个性质就决定了妾的身价一般不会太高,像济北王这样的市场菜鸟,在历史上是不多见的。
  
  汉武帝时有个淮南王就比济北王“聪明”,看到别人有匹好马,就用妾去换。曹操的第三子曹彰,也干过以妾换马的事情(《独异志》)。在这些男人的眼里,女人的身价连一匹马也不如。明代御史宋准到金华办案,回京时想买个妾,却舍不得自掏腰包,巧立名目向金华府支取了一百两银子,足够买好几名妾了。历史上身价最便宜的妾,只三个铜钱。元末,江苏泰兴一带发大水,庄稼颗粒无收,百姓为了生机,被迫卖儿卖女。张士诚的女婿魏绍元某日巡视防务,“购得一女作妾,价三钱”。
  
  妾乃是小老婆,身价贱一些也还罢了,那么大老婆身价又如何呢?这可是三媒六证娶回来的,该是万金不换了吧?未必。
  
  尽管《礼记》规定正妻不能卖:“一与之齐,终身不改”。但有史料说,孟尝君使楚,楚王送给他一张昂贵的象牙床,派登徒护送。登徒觉得象牙床值千金,路上如有损坏,“卖妻子不足偿之”,就重贿齐使,免去了这件苦差使。这个故事说明,在古代贵族士大夫阶层,大老婆也是可以卖的,并非赵炎胡扯,且价格远不如一玩物。历史上大老婆身价最贵者,无非历代帝王家的后妃,这里不再详述。而正妻身价最贱者,无不发生在最底层的民间。
  
  南宋度宗时,赣南有贫苦人家将老婆贴给和尚,一年的费用不足两贯(约二两银子);元末战乱,安徽芜湖有一赌徒欠了不少赌债,将老婆作价若干以偿还。清代浙江永嘉一带,有典妻陋俗,就是把妻子租给别人使用,典妻价每年仅京谷一千三百市斤。
  
  历史上妻子身价最贱者,莫过于民国初期浙江临海的一户王姓人家,将妻子典给当地地主生育孩子,还签了两个字据。一个是十年期,典金三十元(袁大头),一个是五年期,典金十二元。算一算,妻子的身价每年平均不足三块钱。
  
  说完大小老婆,再说说妓女的身价。从交易的角度来看,古代妓女是最容易量化身价的一个群体,相关的史料、轶闻比比皆是,且不会被人拍砖,什么原因?你懂的。
  
  唐代妓女在教坊籍的,往往身价比较贵,如名妓张住住“合千二百钱可与私”,有名的开元宫妓--阿布思妻,据说身价更高,寻常士大夫据说根本消费不起。那些未加入教坊籍的妓女,就比较便宜。《北里志》记载:妓女福娘对一孙姓男人有好感,就说:“某幸未列教坊籍,君子倘有意,一二百之费尔。”民间私妓的身价,到了宋代尤其是南宋,身价更低。如有笔记所记,“进士某某年甚当,与莱儿(私妓)殊相悬,先次费小钱四十,一见溺之,终不舍,遂赎身娶之”。
  
  历史上身价最贵的妓女,大概非宋代的李师师莫属。和她交往过的,大多乃历史名流,如词人张先、晏几道、秦观、周邦彦以及宋徽宗赵佶等等。据野史载,秦少游之所以中年以后穷困潦倒,其多年积累的宦囊基本一次性贡献给了李师师。《翁天脞语》里也有记载:“山东巨寇宋江,将图归顺,潜入东京访师师。”这是《水浒传》中提到的桥段之历史蓝本,宋江那一次当真没少花银子,燕青说“有千百两金银,欲送与宅上(李师师所在妓院)”,相当具体了,这么多钱,梁山总会计师柴进不得不随行。
  
  那么,身价最便宜的古代妓女又是谁呢?回答这个问题很难,我查了不少书,只在唐代笔记小说里找到一个例子。
  
  说诗人贾岛与朋友筵宴,偶遇一女名秀娥者,擅辞令,贾岛对她产生了好感。在朋友撮合下,当天就醉醺醺地留宿秀娥家。次日醒来,发现乃是一妓院,问及,知朋友并未付过任何费用。贾岛是个穷鬼,不得已求告于老鸨,老鸨不干,正打算送官时,秀娥掀帘而出,笑眯眯地问贾岛:先生可有一文?贾岛再穷,身上一文钱还是有的,便掏出来给秀娥。老鸨不知何故,只得放贾岛离去。原来这个秀娥是贾岛的粉丝,本打算不要钱的,只因外间闹将起来,这才象征性地收了一文钱。(文/赵炎)